米蘭地鐵"驚"驗

話說昨天老爺怕我時差調整不過來就建議我們進市區走走.

背了小掛包(掛在肩膀上包包在胸前的那種)我們就出門了. 因為下雨而且市區不好停車, 我們決定搭地鐵. 到了地鐵站, 等了一下下地鐵就到站. 等車門開的時候我前面站了個女生, 車門一開老爺先上, 我前頭的女生跟著上然後就轉過身來面對著我.

我一上車, 看到老爺站在那女生身後, 我就要繞過那個女生走. 誰知道, 那女生像是在跟我跳舞一樣, 我往右走, 他也往同一個方向移走, 我往左移動, 他又跟我移同一個方向把我擋住, 還臉上一個 “Ooops, sorry!: 的表情. 正想叫老爺, 他剛好也轉過來, 看到我走不過去, 就拍了拍那女生的肩膀說, “她要過來, 你站旁邊去可以嗎?” 那個女生趕快移到一旁去讓我過.

我心裏一陣懊惱心想哪有人這麼白目的, 從眼角也看到那個女生往車廂的另一端走去. 我低頭一看, 包包的拉鍊是拉開的!!!!!! 趕快看了一下, 東西都還在. 我轉頭跟老爺說”The f@#%$ing bitch is a thief, the zipper of my bag is opened!!!” 老爺還替那女生說話, 說我自己忘了拉拉鍊!!!

我回說”不可能!! 剛剛才將車票放到皮夾裏, 我有拉拉鍊!”

這時剛好到了下一站, 我看到那女生下車走過車窗. 還指她給老爺看. 老爺說我想太多了. ㄏ!! 我甚麼不好想, 要想這個?!?!

再下一站我們也到站下車. 我下車的時候, 又看到那女生從另一個車廂也下來. 她一看到我, 頭馬上低下去假裝沒看到我. 這就證明我的”假設”是正確的, 她確實是個扒手. 這種扒手是從一個車廂”做”到另一個直到他們做到當天的”額”滿才可回家.

雖然我的東西沒有被偷, 可是那種”被陌生人侵犯”的感覺超不舒服的. 我的皮夾是比較大的, 所以一放入我的小掛包, 包包就滿滿的. 被扒的經驗也不是沒有, 以為小掛包在胸前就能阻擋被扒, 結果還是差點被扒.

昨晚一個晚上沒有睡好, 眼睛一閉就看到那女生的臉. 我昰常常搭地鐵的, 她就給我小心一點, 讓我碰到, 我會抓她出地鐵找警察. 等等要去買個小皮夾, 只要裝車票跟零錢就好. 錢被偷就算了, 皮夾裏的駕照, 健保卡, 公民卡等等掉了會真的很頭大.

今早醒來還是一整個心裏不舒服, 希望這種感覺不會持續太久.

Advertisements

2009 雪梨之行

從來沒去過澳洲, 啟程之前稍有興奮的. 連天氣都興奮起來.

到了機場過了例行的check-in, 安檢進入機場貴賓室. 突然一陣大雷雨!! 雷大到連航廈都震動起來. 因為雷電交加為了機場地勤人員安全起見, 完全停工. 可憐了那些在登機口等著上飛機的人, 因為班機延遲導致登機口不夠, 早班機的人都被要求登機, 然後在機艙裡等候了起碼有一, 兩個小時.

因為雪梨之行是在訂好米蘭機票後才決定的, 所以我們就先飛米蘭, 抵達米蘭的那晚在飛往雪梨. 這一來一往飛了兩天半(加拿大星期四晚上出發, 星期天早上到雪梨), 到達雪梨後整個人都癱了.

在雪梨我們住在中國城的 Holiday Inn. 最主要的昰旅館離展示會場(2009 Security Fair) 走路兩分鐘就到, 再一方面價錢也算合理.

2009 展示會場相片


中間的兩位是Jeffrey 的老朋友 Christina & Michael, 這是他們的攤位.
我們去看他們, 順便在會場幫忙


我旁邊的這位小姐是隔壁攤的. 馬來西亞人會說國語與福建話. 所以我們就聊起來. 聊了 15 分的結果是我對她的家世背景完全了解了.

老爺很驚訝的說為什麼別人遇見我都會連很私人的事情都告訴我. 我說因為我有一副讓人感到安心的臉孔?!?! (哈哈哈~)

旅館附近中國城裡餐廳特多. 可是只有一次機會去吃. 中午都在會場, 晚上都是與Christina & Michael 出去吃. 我們發現雪梨與我們很”麻吉” 因為各式各樣的餐館很多!! 其中有一晚我們去 The Beer Garden. 室內室外都有很多位置. 這裡不僅僅有很多種啤酒, 還有 BBQ 檯可以自己烤肉來吃. 可惜我忘了帶相機無法將現場實況在此顯示. (啊~~~ 笨啊!!!)

另外在雪梨的一個特點是很多餐廳准許你自帶酒去. 所以不必擔心消費太高. 有的餐廳算人頭, 有的按瓶算. 我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

中國城相片 – 請注意幾乎都是餐廳 (我就都是注意吃的咩)


展示其間有天中午跑到這家吃中飯. 菜單不小, 我點了個滷肉飯, 滷白菜與肉羹湯.
滷肉飯尚可, 滷白菜不夠軟, 肉羹湯也馬馬的. 價錢不貲, 一共澳幣13多元.

還有很多家餐廳我沒有全部照出來.

在我離開雪梨的前一天才有機會與另一對好友 Orin & Sharon見面. 他們先帶我們去雪梨的魚市場 (Fish Market). 說是魚市場, 各式各樣的海鮮都有, 很像舊金山的漁人碼頭.


Sharon 與我


在魚市場裡也可以吃新鮮的海鮮, 其實我們也會很高興的就在那裏吃飯. 不過 Sharon & Orin 帶我們去不遠的 Italian Forum. 那一區就好像小義大利一樣….

短短不到一星期的澳洲之旅就這樣的結束了. 因為參展就花掉三天, 所以也沒空去其他地方玩. 希望能夠再有機會到澳洲玩, 再去的話要待上兩星期而且是不用”工作”的假期.

Cabanon Fattoria 卡巴儂酒廠之行

早上老爺說只剩下一瓶紅酒, 而且我也沒去過Giovanni 的卡巴儂酒場, 與Giovanni 電話連絡過, 吃過中飯後就開車往Godiasco, Pavia方向駛去.

Giovanni 是撒丁島出生, 很小的時候移民到加拿大, 然後再回到義大利與太太一起經營有機的酒廠.

當我們快2:00到時已經有三個客人/朋友, 早上9:30就已到, 嚐酒, 買酒, 聊天高興得很. 我們到了後也嚐酒, 我這個酒精度幾乎是零的人也跟人家嚐了3種. 結果一個臉紅了一下午. 這當中另外還有兩, 三人來要嚐/買酒, 但是Giovanni 以今天是假日而婉拒.


嚐酒時也有起司, 芥末甜醬, 臘腸, 麵包, 餅乾等等


這芥末甜醬超好吃的. 有很多種口味, 是當地的名盛, 下回去一定要買些回來.


自製的野豬肉臘腸.


牆上掛滿了各種證書

當一群男人邊喝酒邊談天, 我跑到外頭去照了一些相片.
除了製酒已外也養了不少動物:

Astra 8歲


雞, 鴨, 鵝


Lily-fly (英國獵犬) 4歲

另外也有養野豬, 可是我不願意去照相, 因為我有吃到野豬供給的臘腸.

種了不少花與菜蔬:

酒窟因為放假沒開, 但是我從牆外照了幾張”Margaret到此一遊”相片.

到了約4:30總算那群男人們酒足飯飽願意離去… 開車至倉庫取酒

最後我們買了:

2瓶: Dom Cabanon (Spumante) 泡沫白酒
2瓶: Riesling 白酒
4瓶: Pino Grigio 白酒
3瓶: Infernot 紅酒
3瓶: Bonarda (vivace) 紅酒
4瓶: Vino del Bosco 紅酒

另外:
1瓶: Elena – 泡沫粉紅酒, 稍甜, 與草莓, 甜點很麻吉.
1瓶: Oro – 白酒, 很適合配肝醬, 甜點, 較重味的起司

晚飯吃魚, 所已開了一瓶Pino Grig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