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地鐵"驚"驗

話說昨天老爺怕我時差調整不過來就建議我們進市區走走.

背了小掛包(掛在肩膀上包包在胸前的那種)我們就出門了. 因為下雨而且市區不好停車, 我們決定搭地鐵. 到了地鐵站, 等了一下下地鐵就到站. 等車門開的時候我前面站了個女生, 車門一開老爺先上, 我前頭的女生跟著上然後就轉過身來面對著我.

我一上車, 看到老爺站在那女生身後, 我就要繞過那個女生走. 誰知道, 那女生像是在跟我跳舞一樣, 我往右走, 他也往同一個方向移走, 我往左移動, 他又跟我移同一個方向把我擋住, 還臉上一個 “Ooops, sorry!: 的表情. 正想叫老爺, 他剛好也轉過來, 看到我走不過去, 就拍了拍那女生的肩膀說, “她要過來, 你站旁邊去可以嗎?” 那個女生趕快移到一旁去讓我過.

我心裏一陣懊惱心想哪有人這麼白目的, 從眼角也看到那個女生往車廂的另一端走去. 我低頭一看, 包包的拉鍊是拉開的!!!!!! 趕快看了一下, 東西都還在. 我轉頭跟老爺說”The f@#%$ing bitch is a thief, the zipper of my bag is opened!!!” 老爺還替那女生說話, 說我自己忘了拉拉鍊!!!

我回說”不可能!! 剛剛才將車票放到皮夾裏, 我有拉拉鍊!”

這時剛好到了下一站, 我看到那女生下車走過車窗. 還指她給老爺看. 老爺說我想太多了. ㄏ!! 我甚麼不好想, 要想這個?!?!

再下一站我們也到站下車. 我下車的時候, 又看到那女生從另一個車廂也下來. 她一看到我, 頭馬上低下去假裝沒看到我. 這就證明我的”假設”是正確的, 她確實是個扒手. 這種扒手是從一個車廂”做”到另一個直到他們做到當天的”額”滿才可回家.

雖然我的東西沒有被偷, 可是那種”被陌生人侵犯”的感覺超不舒服的. 我的皮夾是比較大的, 所以一放入我的小掛包, 包包就滿滿的. 被扒的經驗也不是沒有, 以為小掛包在胸前就能阻擋被扒, 結果還是差點被扒.

昨晚一個晚上沒有睡好, 眼睛一閉就看到那女生的臉. 我昰常常搭地鐵的, 她就給我小心一點, 讓我碰到, 我會抓她出地鐵找警察. 等等要去買個小皮夾, 只要裝車票跟零錢就好. 錢被偷就算了, 皮夾裏的駕照, 健保卡, 公民卡等等掉了會真的很頭大.

今早醒來還是一整個心裏不舒服, 希望這種感覺不會持續太久.

Advertisements